ESPAÑOL   |  ENGLISH

BOWERS MUSEUM

East West Bank Gallery

Image

金雕玉琢:
台灣雕刻大師吳卿、黃福壽雙人展

 

這是一個經典而絕妙的“二元”展:兩位雕刻大師,運用兩種雕刻材質,刻畫出諸如“生與死”這樣兩兩對應、周而復始的系列循環。

千百年來,黃金和玉石一直都是製作和創意裝飾性與功能性物品的重要材料。

現如今,台灣的藝術家們不僅一如既往地使用這些材料進行創作,還通過新的創意和技術革新,讓這兩種純粹且長盛不衰的材料煥發新的生命。

此次展覽為觀眾呈現兩位台灣傑出藝術家的精選作品。金雕大師吳卿,藉助木雕細膩的技巧,用傳統脫蠟法等工藝,將昆蟲、瓜果和花葉,惟妙惟肖地“雕刻”在黃金上;玉雕大師黃福壽,用其巧奪天工的技藝與深切的惜玉之情,將一整塊堅硬的玉石雕琢成令人屏氣凝神的巧妙作品。

兩位大師在各自的藝術領域里,進行了近半個世紀的藝術創作,巧奪天工的技藝,鬼斧神工般將玉石與黃金幻化成一件件稀世珍寶。

吳卿大師使用的黃金是最具延展性的金屬,韌性強,而且永不褪色。黃金璀璨耀眼的光彩正好恰如其分地映射出大師內心世界陽光般的佛教“心經”。

黃福壽大師兼用軟玉和翡翠,利用兩種材質豐富的顏色,表達多姿多彩的雕刻主題。玉是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孔子曾賦予玉“仁、義、禮、智、信”等11種美德。

當您徜徉在兩位雕刻大師令人歎為觀止的藝術創作世界中時,請您發揮自己的奇思妙想,體味黃金與玉石這兩種極具代表性的材質,在描摹賞心悅目、關愛環境與探究生死這些主題時,是如何各領風騷,卻又交相呼應、相得益彰的。這些精妙絕倫的作品是兩位大師留給後人的珍貴遺產。

Treasures in Gold & Jade: Masterworks from Taiwan is presented by the Bowers Museum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Taiwan Academy in Los Angeles, an arm of the Taiwan Ministry of Culture. Major Funding for this exhibition comes from East West Bank, Linda and Carl Moy, Anne and Danny Shih, Jennifer Chen and Alan Wong of Hsing Tai Color Printing Company, and Unipac Shipping. Additional funding is provided by Tony Zhang of Morgan Stanley, Nancy Xu, Zehra and George Sun, Diana and Fred Kong of the Kong Family Charitable Fund, and the Chinese Cultural Arts Council of the Bowers Museum.

Image

黃金的屬性

千百年來,黃金一直備受人類推崇,因為它是自然界為數不多的以純形式存在的金屬之一,獨特的物理屬性也讓黃金價值不菲:濃郁的金黃色、高度的延展性(彎曲自如不易斷裂),以及很強的韌性(一盎司黃金可以拉成一英里長的金屬絲)。黃金不受傾蝕,永不褪色,無以匹敵的成為最稀有、最珍貴的貴金屬。

玉的屬性

玉分軟玉和硬玉兩種。軟玉(英文是nephrite)屬於角閃石族類。人類很早就開始用軟玉製作珠寶和進行雕刻。軟玉可以在世界各地的沖積礦床中開採到,比如加州的大蘇爾(Big Sur)地區。

硬玉(英文是Jadeite)則是輝石類,別名翡翠,直到18世紀晚期才在緬甸北部被發現。時至今日,緬甸依然是翡翠這種備受追捧的寶石的唯一商業來源。

這兩種玉都非常堅固,因為它們的晶體結構緊密相扣,很難被破壞。但是,它們的莫氏硬度是6.5(最高是10)相對偏低,這使它們易於被塑造成精美的雕刻品。

G09

瓜瓞綿綿, 純金重 10000 克、銅, 2016

吳卿回憶童年在瓜藤下玩耍的歡樂時光,構思出瓜瓞綿綿的情景。瓜藤順著青銅製的竹棚架生長,上有螳螂、蜻蜓、蝴蝶、瓢蟲,螞蟻、毛毛蟲、果蠅等小昆蟲,是個豐富多元的自然生態社會。苦瓜藤的長鬚延著樹枝纏繞繾綣,它是由手工慢慢磨細、拉長再組合。作品有大大小小幾萬個組件,需以「走水」技法作高溫熔接,再予組裝。手工複雜細膩,形態氣韻生動。本件若一人一日工作8小時,需費時10年才能完成,是世上罕見,也是工序與工法難度甚高的大型金雕作品。

Image

吳卿的金雕

吳卿在台灣鄉村長大,從小就熱愛大自然。在田野間和果園里,在昆蟲相互作用的微觀世界中,吳卿發現了一種可以用於復雜人類戲劇的藝術語言。他的第一個雕塑裝置藝術,是一系列的大型螞蟻雕刻,這是他整個職業生涯中都會關注的主題。考慮到他的木雕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腐爛,吳卿改用99.99%的純金。這種介質永不褪色。 儘管他仍然用細密的木頭雕刻原始模型,但它們僅被用作鑄造金雕作品的模具。

吳卿對佛教教義的冥想成為他作品中的主旨。新近盛開的鮮花和那些死亡象征貫穿了整個生命週期,引入塑料這種媒介來闡述其環保主義,在許多情況下,他的雕塑只有在他將新技術引入黃金加工後才能實現。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G09

荷生妙有, 純金重 996 克、陶, 2016

荷塘中,荷葉田田,荷花怒放,蝌蚪悠游,青蛙跳躍,萬物在大自然中享受清歡。荷塘刻劃入微,彷彿有水流動著,意境令人神往。

G09

螞蟻生態, 純金重 468 克、銀、銅, 2016

本作品囊括五百多隻螞蟻,另有大大小小的螳螂、鳳蝶、
蜻蜓、蟬等昆蟲,是大自然生態的縮影。
青銅製的樹枝,銀製的泥土,與十個蟻窩,構築成一個「螞蟻的家」。除了產卵的蟻后、護衛蟻后的工蟻,另有負責覓食、搬運、育兒、修築、警衛的螞蟻,忙碌地各司其職。有的分泌唾液在修補蟻窩,有的以觸鬚交換情報……,寫實而生趣盎然,製作耗時約 3 年。

G09

風吹草動, 純金重 225 克、石, 1991

蝗蟲在草葉上交歡,發出細細的鳴叫聲。好一個春天,這是萬物滋長的季節,也是生命延續的開始。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G09

憩, 翡翠

這是世界盡處
難得的美好片刻
純淨之水與休憩之蝶
感受生命純粹中的純粹
在大自然被人類毀壞前
時間暫停了

Image

黃福壽的玉雕

黃福壽50多年前開始雕刻玉器。從那時起,他不僅通過雕刻本身來不斷磨練自己的手藝,還通過對自然世界的敏銳觀察,將自然界的景象精準地刻畫在玉石上。昆蟲漂搖在草葉上,如同現實中他們真实身影般逼真;露珠墜掛在植物間;斑駁秋葉上的葉脈交織成有機建築。但凡是第一次看到黃大師作品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那些枯葉摸上去是冰涼的、玉石是很難雕琢的材料,玉石幾乎不可能被塑造成像紙一樣薄的葉子和蟬翼,藝術家在工作室里煞費苦心的精雕細琢讓這些不可能成為可能。

黃大師的作品向緩慢而審慎的生活致敬。這些作品強調了簡約的美和繁複的精妙,同時拓展了玉石雕刻的可能範圍。

G09

歸 途, 翡翠

結束一天的工作
亦步亦趨跟隨前方腳步
有汗水甫乾的味道
有沿途人家煮飯的香氣
夕陽落在肩頭
看著拉長的影子
又是辛勞且圓滿的一天

秋的禮讚

曾經它只是一塊璞玉
是經億萬年的演化凝結的靜默
……

雕琢 是對話的開始
被磨礪的聲響
是抗拒失去自我的吶喊
玉 難以堅持自我
即使個性再強硬
被一一磨去的成分
也包含雕玉者妄動的心
否則稍一不慎
即玉毀心碎
當彼此從抗拒趨於和諧
心玉合一
一片枯葉
墜入了
永恆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滑動圖像獲取更多信息

吳卿大師的金雕  |  黃福壽大師的玉雕

玉石和黃金雖然是完全不同的材質,但兩位大師卻用它們探究了許多相同的主題。令人驚歎不已、屏氣凝神的絕妙造型,不僅挑戰了兩種材質的極限可能,還讓我們真切感受到面對複雜哲學論題時的獨特思考。

幾乎所有的作品都在探究人與自然、人與人,以及人與自己之間的關係。

無論是金雕還是玉琢的動物,無一不在闡述兩位大師對環境保護、家庭關係,以及時光短暫的類比思考。

關注環境的金雕作品,如《我的生命》和《我需要泥土》,使用不同材質,將人類的廢棄物與金色植物並置。

玉雕作品《絕處逢生》中,一顆脆嫩的綠色植物鉆破堅硬的玉石板,絕處逢生。玉石板的人造形狀,既明示了人類對自然造成的損害,也展現出自然生命對人類混凝土世界的強大適應力。

其他玉雕作品,配附相關詩詞,表達對環境即將崩潰的憂懼。

因著對大自然的關愛,兩位大師不約而同地雕刻永無休止且周而復始的自然循環:《春意》里“又見枝條吐綠芽”的勃勃生機;《瓜瓞綿綿》里那些夏天美好的記憶;《秋的禮讚》中,枯萎秋葉的婀娜靜美;以及《報歲蘭》中所表達的四季更替與生生不息。

吳卿的作品深深植根禪宗教義,從其童年感官愉悅的美好記憶,一直到精神開悟時的曙光乍現。

黃福壽的作品卻是植根詩歌,幾乎每一件作品都在表達亙古不變、周而復始的大自然以及蝶變的自我。

兩位大師用自己選擇的材質,創造了不朽的作品,黃金作品永不褪色,玉石雕刻堅不可摧。

2002 North Main Street, Santa Ana, CA
714.567.3600

Copyright © 2020. Bowers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