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繼續前進”

最新媒介收購

迪士尼檔案館保留了電影製片過程中創建出來的幾乎所有的元素,比如,製作前期的相關資料(概念圖、結構圖、視覺效果模型等)、製作中的資料(道具、劇裝、佈景、假髮和化妝品,等等),是此類影視收藏中的主要構成。

 

影片製作結束或“打包走人”後,在製作過程中創建的所有的東西都會運送到檔案館。檔案館的最新收藏裡,有的來自電影,如2019年的《小飛象》和2018年的《瑪麗·波平斯歸來》或《歡樂滿人間2》;有的來自電視,如2019年的真人版《美人魚》和2013年至今的系列《漫威神盾特工》。

 

隨著檔案館收藏範圍的不斷擴展,該部門還開始從迪士尼公司近期剛剛推出的在線流媒體視頻點播平台Disney+上,收購電影和電視作品。收購“20世紀福克斯影業”及其資料庫之後,福克斯檔案館影視作品的歷史收藏全部併入迪士尼檔案館。聽上去是不是很令人振奮,的確是!

你知道嗎?

《黑魔後2》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朱莉婭·瓦爾加斯
數字採集協調員


在電影《黑魔後2》(2019)裡,劇裝設計師艾倫·米羅尼尼克(Ellen Mirojnick)及其團隊,不僅要為600多位村民製作服裝,更要為故事核心人物打造獨特的外表,強大而獨立的女性: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扮演的魔後,以及米歇爾·菲佛扮演的英格麗斯王后。仔細查看她倆的劇裝,有助於更加深刻地理解這兩個角色。

作為電影的主角,黑魔後梅爾菲森特必須在所有角色中脫穎而出。在這部電影中,她的羽翼已經恢復,這就要求劇裝要用更具流動性和方便運動的面料製成,再加上深沉的色調、鮮紅的嘴唇和標誌性的尖利外形,營造出與周圍環境形成鮮明對比的效果。她是青翠如畫宛若仙境童話世界裡的邪惡精靈。

英格麗絲王后,烏斯特德女王和奧蘿拉未來的岳母,有著富有和皇室氣派。她的衣櫃裡配滿大膽醒目的珠寶。正如設計師艾倫指出的那樣:“她的氣質既柔和又堅強,而且她的服飾色彩不能有絲毫邪惡成份……實際上,正好是邪惡的對立面。”事實證明,英格麗絲王后是黑魔後及其分裂人類和精靈陰謀的值得敬重的對手。

流媒體

2019年,華特·迪士尼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直接面向消費者的流媒體服務,即Disney+。這給迪士尼檔案館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幫助這個蓬勃發展的平台創建內容,並與世界各地的粉絲分享檔案館收藏中的珍寶。

“道具文化”(Prop Culture)電視系列片,是與迪士尼檔案館緊密合作的作品之一。這部作品旨在通過道具和劇裝,以及給這些道具和劇裝增加了生命力的演員、藝術家和電影製片人,一起來慶祝迪士尼電影藝術。

一旦某一件道具或劇裝被某一集節目選中,檔案館就會選派一名管理員親自隨行到世界各地的拍攝地點,以確保所借藏品在拍攝現場被安全使用。

試想一下,你將告知機場登機口的代理,你的行李不能托運,因為裡面裝著一件代表電影歷史的無價之寶,比如,瑪麗·波平斯的帽子,哇!

Image

福克斯檔案館

能有機會打理電影製片廠的文物和歷史收藏是少有的難得經歷。這些有專業技能的檔案管理員,他們的任務是保存娛樂產業以往的珍貴道具、劇裝、照片和藝術品,他們雖然人數不多,但卻是備受好萊塢各界尊重的極為敬業和勤奮的天才。

 創建於1992年的福克斯檔案館,是收集和保存20世紀福克斯影業具有歷史意義的宣傳資料和道具藏品的中央倉庫,該館已經發展成一個擁有大量電影作品(以編年體形式收藏)的檔案館,涵蓋了1915年至今的所有影片。 

福克斯檔案館主要為品牌識別和電影製作服務,還以編年體的形式,記錄了影視製作日常運營中所涉及到的不斷發展的過程。

與這一歷史過程同樣重要的是創造了這些作品的人們的出色工作以及使他們實現這些成果的企業精神和文化。今年(2019)早些時候,福克斯檔案館的團隊加入了華特·迪士尼檔案館,兩家無與倫比的藏品也合併在一起。

圖片庫和數字化

“檔案館中使用最廣的館藏之一是我們的圖片庫,其圖片數量超過2000萬張。”
—華特∙迪士尼檔案館館長貝琪∙克萊恩(Becky Cline)

華特先生和其兄長羅伊先生在洛杉磯金斯韋爾大街(Kingswell Avenue)開設迪士尼兄弟卡通工作室時,用圖片來記錄他們的活動和項目,目的是為了做宣傳。這種做法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後期的海波龍大街(Hyperion Avenue)工作室得到了進一步拓展。搬到伯班克後,工作室的靜態相機部負責照料那些原始底片,並根據需要進行沖印。隨著越來越多的卡通片和之後的影視片的創作、發行和再發行,對圖片的需求也不斷增長。

工作室的宣傳出版部收集了大量現成圖片,這些圖片可以隨時發給報紙、雜誌,甚至是寫信給華特∙迪士尼的粉絲。

1985年,靜態相機部撤銷,迪士尼檔案館接管並負責打理靜態相機部和宣傳出版部兩個部門的圖片。作為迪士尼檔案館的圖片庫,我們用檔案管理的辦法來照料和維護這些圖片。

隨著各類新技術的不斷湧現,迪士尼檔案館也與時俱進,走在了最前沿,用新的技術手段,為館藏中的那些最老舊,但又至關重要的收藏帶來了新的生命。

圖像捕捉專家利用最先進的設備,對檔案館約2000萬張底片和照片,以盡可能高的清晰度,進行數字化處理,這其中也包括二十世紀福克斯的圖片收藏。質量監控專家對圖像進行還原和色彩校正,之後,移交元數據管理員,用“主題關鍵字“對每個圖像進行分類編目,為用戶提供最好的圖片搜索服務。

圖片檔案管理員披露,為以往那些經典電影和活動找尋“新”內容需要進行大量研究。最初的列表裡是拍攝的每張照片,將這些列表與已知圖像的分類目錄進行對比後,發現很多圖像從未沖印過。這是一項艱鉅且耗時的偵察工作,但卻發現了許多之前從未發現的罕見的視覺寶藏。

圖片檔案管理員與華特·迪士尼公司內部及外部的研究人員都有緊密合作,協助他們辨識出他們真正想要的圖像。這些圖片會被用於書籍和其他出版物、電影、電視和家庭娛樂產品,以及消費品中。

憑藉其用於媒體收藏的尖端數字化設備和程序,以及對華特·迪士尼公司歷史的深刻了解,檔案館正在讓這些資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易於訪問和使用。

你知道嗎?

經典瞬間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邁克·巴克霍夫
迪士尼圖片庫經理


作為一個比其他任何機構都崇敬過去的公司,迪士尼的影像歷史對於闡釋其所擁有的豐厚遺產至關重要。最近出版的迪士尼新書,如明迪·約翰遜的《墨水與顏料:迪士尼動畫女郎》(2017)、唐·哈恩的《昨日明天》,就使用了迪士尼檔案館收藏的海量圖片資料,以幫助其用視覺方式講述各自的故事。

由於迪士尼公司用圖片的方式很好地記錄了自己的歷史,因此才有如此廣泛的圖片收藏,提供幾乎任何時代他們想更多地了解的某個人的信息,無論是華特先生本人的照片,還是他的創造發明,如米老鼠,任何一個影像瞬間都可以分享給未來的幾代人。

在迪士尼檔案館圖片庫數以百萬計的圖片裡,電影《托比·泰勒,或跟隨馬戲團的十個星期》(1960)中的這張照片是我的最愛。此照片是在迪士尼影城的外景地拍攝的,從照片中可以窺見幕後製作中的所有內容:從佈景和攝像機,到演員和工作人員。

©DISNEY

Image

Visit bowers.org for today's programs 

2002 North Main Street, Santa Ana, CA
714.567.3600

 

Copyright © 2020. Bowers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