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

奧斯華繪畫模板套裝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丹尼斯·埃姆斯利
助理編目員


每當我整理一箱老舊衍生商品的藏品時,有時侯我自己都不知道會從裡面翻出什麼寶貝來。我的工作中最有趣的部分是識別和分類已保存在檔案館中數十年的此類商品的樣本。在使用現代編目系統很久以前,許多商品就已經保存在檔案館裡了。所以,經常會找到一箱附有手寫便條的東西(這些便條大多是老館長戴夫寫的),而裡面卻再也找不出更多附加信息和背景資料。

  此處看到的幸運兔奧斯華繪畫模板套裝,是美國環球玩具公司於1928年製作的。該套裝包括6張帶有奧斯華動畫姿勢的紙質模版,以及一張說明卡和八支蠟筆。這件衍生商品比米老鼠本人還要早,它是迪士尼相關衍生商品歷史中最早的典範之一。

迪士尼檔案館的“內室”裡,收集了原創動畫藝術的樣本,以及真人電影和電視節目中的藝術創作,還有精選的具有重大意義的劇裝、文件、商品、海報、道具和紀念品。這些珍藏都保存在安全和方便拿取的地方,因為每一件都代表了迪士尼近百年曆史中的某個重要時刻。

你知道嗎?

迪士尼名牌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馬特·莫里克
檔案管理員


從1955年開始,迪士尼樂園就為園內迎賓接待人員(當時稱為“演職人員”)配發印有識別號碼的青銅徽章。這些徽章的佩戴方式就像今天的迪士尼名牌一樣,開啟了一個60多年的傳統。

1956年6月,有人建議迪士尼樂園的僱員和承租人也同樣佩戴印有他們名字的簡單徽章,通過本人的名字識別員工,以便在員工和客人之間建立起更加親近和友好的關係。但是,這個想法直到1962年第一枚名牌發布後才開始實施。新的名牌是塑料做的(比原始的青銅徽章要輕),上面刻有員工的名字,以支持華特先生長期以來“相互以名字稱呼對方”的親和傳統。

1966年7月,隨著新奧爾良廣場的開業,迪士尼樂園服飾委員會擔心這些名牌會影響為新奧爾良廣場製作的新制服的美感。儘管常規名牌仍會定期配發給新奧爾良廣場的演職人員,但直到1967年7月第33俱樂部開業時,特別設計的專屬名牌的想法才得以實現:黑底金色的優雅名牌開創了又一獨特的傳統,並一直延續到今天。

迪士尼世界度假區於1971年10月開業時,又設計製作了一批全新的專屬名牌。之後不久,迪士尼樂園和迪斯士尼世界都開始為重要的周年紀念日和里程碑項目設計製作這種名牌。自此,各種不同形狀和風格的名牌在全球各家迪士尼中湧現。

自從在迪士尼樂園成立初期首次亮相以來,名牌已成為服務業的一個標準。儘管在迪士尼公司的整個歷史中使用過數百種不同的名牌,但有一件事是保持不變的:那就是當演員和員工們佩戴著他們自己的名牌時,他們就成為了迪士尼文化的驕傲大使。

檔案館最古老的一件藏品,是1920年代華特先生在堪薩斯城製作動畫片《小歡樂》時用過的擴音器。最早的衍生商品代表有幸運兔奧斯華(比米老鼠還早的迪士尼動畫角色)繪畫模板套裝,以及兒童鉛筆板,是第一批獲得許可的美國製造的米老鼠商品。而米老鼠手錶(英格索爾牌,1933年)和米老鼠手押車(萊昂內爾,1934年)非常受歡迎,它們甚至幫助製造商免遭破產。夏洛特·克拉克縫製的米老鼠布偶(已经90岁了)是華特先生個人的最愛。

wdapl_r00106_00013_am_r.png

你知道嗎?

最喜歡的數字作品,如:
《黑洞》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傑夫·格登
數字捕捉技術員


除了每天與那些超乎尋常的歷史資產打交道外,我還很幸運地與自己喜愛的作品一起工作,就像動畫長片《花木蘭》(1998)和真人電影《海底兩萬里》(1954)。

過去的一些數字化項目包括:《電子世界爭霸戰》(1982)裡哈里森·埃倫肖佈置的玻璃磨砂畫;神奇王國公園內幽靈公館“拉伸室”裡的那四幅畫;1931年海波龍大街工作室的建築圖;瑪麗·波平斯(1964)的場景設計,以及眾多素描和電影概念藝術作品。最近的作品有《黑洞》(1979)。

此外,我們有過一次難得的機會,為華特先生祖母的剪貼簿製作影像。拍攝這類物品在技術上極具挑戰,但最後完成的效果卻獲益匪淺。

在黑暗中工作以減少眩光和反射並確保顏色精度的准确讓我聯想到前數字時代,那時技術員們在相似的條件下使用影印台和膠卷沖洗室製作圖片。

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劇裝和道具包括戴維·克羅克特(Davy Crockett)的浣熊皮帽(1954),將湯米·柯克變成茸毛小狗的戒指(1959),瑪麗·波平斯(Mary Poppins)的招牌地毯包(1964),以及《飛天萬能床》裡的魔法床把(1971)。代表經典童話的道具故事書是特別珍寶,從最早開始的相對簡裝的故事書《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1937年)到之後的用寶石裝嵌的《睡美人》(1959年)。

檔案館“內室”的這些文物被稱為“皇冠上的珠寶”,不僅因為它們具有重大歷史意義,而且還因為它們可以繼續激勵藝術家、電影製片人和夢幻工程師,他們創造了迪士尼今天的神奇,還將創造明天的神奇。

藝術品的保存、保護和獲取

華特·迪士尼公司的核心是藝術,無論是從1920年代最早的原始動畫素描,還是到那些令人回味無窮的概念畫。這些概念畫曾經激發了夢幻工程師們創意迪士尼樂園和度假村全新世界的靈感

儘管整個華特·迪士尼公司都有專門的藝術品儲藏室,但檔案館的收藏品包含成千上萬個代表所有商業時代和項目的原創藝術實例。甚至還有華特·迪士尼先生在高中時繪製的素描和漫畫。檔案館有動畫幀片和草圖(有些來自公司最早的項目),還有電影和主題公園項目的藝術品(包括最終印刷的景點海報)。這裡有原創藝術,包括唱片專輯和家庭影像產品的封面、藝術出版物,以及代表數百種真人電影的概念和視覺開發的作品(比如《海底兩萬里》和《海角樂園》的故事素描,以及《歡樂滿人間》中的服裝設計。

藝術媒介可能極為脆弱,因此有必要將大多數物品“收納”在特別設計的檔案袋和儲物箱中。帶超寬抽屜的超大金屬櫃被稱為“平面文檔”,可將大型電影和主題公園海報,以及規劃藍圖、佈景設計和大型概念作品平放保存,而不是捲起或折疊。特殊的易碎作品,例如玻璃磨砂畫和多平面背景畫,均需額外護存,需收納在量身定制的板條箱中,既要保證存放安全,又要方便研究使用。

檔案管理員有時會在處理原件藝術品時戴上白色棉布手套或膠皮手套(實際作業時取決於藝術品本身的穩定性)。在收納或存放之前,每件作品都要經過仔細檢查。

很多時候會需要極細微的保養和清潔,以避免進一步損壞:有時需要花費數小時,甚至是數天的時間,才能安全地完成整個過程。

從存放的地方取出藝術品用於某個項目(出版物和故事片等)或展覽時,還要再次對其進行仔細檢查並記錄其狀況。藝術品在展覽中展陳時,會用具有保護性質的材料來裝裱或加框,再一次確保藝術品的安全和壽命。

檔案館會使用檔案質量的各類墊板和框墊來墊襯大多數作品,而用於保護作品的玻璃或亞克力材料則必須符合博物館標準,以達到清晰度和防止光損傷的目的。此類作品在展陳結束還回檔案館時,仍需保留在鏡框中,存放環境要有特別設定的光線、濕度和溫度。這樣的保護有助於盡可能地延長這些歷史資料的剩餘壽命。藝術品就像人類一樣,會受周圍環境的影像,因而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為我們珍愛的藝術品提供一個最好的“家”!

你知道嗎?

《唐老鴨獲獎記》

點擊圖片閱讀詳情



妮可·卡洛爾
助理檔案管理員


動畫是迪士尼影城的基石,最早開始於1928年的動畫片《蒸汽船威力號》,一直延續到今天,如《冰雪奇緣2》等。在數字時代之前,動畫角色如這只唐老鴨,在製作動畫的過程中是手繪在透明的賽璐珞片(動畫膠片)上。將若干動畫膠片疊放在背景圖上進行拍攝,就創建出一個單幀動畫。一個短到6至8分鐘的動畫片有時需要繪製4,500到12,000張膠片!

在《唐老鴨獲獎記》這集中,華特先生意識到,這只脾氣暴躁的鴨子常常是他卡通人物家族中的“問題小孩”。為了激發其更友善的個性,華特向唐老鴨承諾,如果其一周之內都表現良好,將獲得“良好行為獎”。可惜不難預知,唐老鴨並沒有停止搗蛋,華特也不得不請求增援。

此集是1957年播出的電視系列節目“迪士尼樂園選集”的一部分,華特先生最初創建這個系列的目的是為了資助迪士尼樂園的建設,在ABC廣播公司簽署最終製作該系列節目之前,還與NBC和CBS進行了接觸。此系列內容廣泛,包括:華特在電視上宣布迪士尼樂園的計劃、聚焦迪士尼故事片的幕後花絮、戴維·克羅基特等心愛偶像的初次亮相,以及唐老鴨等迪士尼最受歡迎的卡通明星。

©DISNEY

Image

Visit bowers.org for today's programs 

2002 North Main Street, Santa Ana, CA
714.567.3600

 

Copyright © 2020. Bowers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